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可能吧@网易

趣味互联网生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可能吧是关于趣味互联网生活的博客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庭院深深  

2010-05-07 16:08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原文首发于:http://www.kenengba.com/post/2845.html

可能吧已经连续几篇文章讨论时政相关话题,本次为大家带来与社会话题有关的一篇深度报道。

几个小女生在现代互联网的驱动下,给自己搭建了一个架空于千百年前,存放心灵的深深院落:她们有自己的游戏规则,徘徊在虚拟的玉勒雕鞍之间,用来消 解无穷的寂寞和无奈,彼此支撑和安慰。当原本私密的院落遭遇雨横风狂,她们无计可施,在网线的尽头默默流泪。此番打击之后,她们还能否保卫自己仅存的精神 家园?

2010-4-4  19-25-16
题图:“宁清宫”贴吧一位管理者的签名图片。下面的文字是:“无论身处何地,你在,我就不怕。” 图/百度贴吧

“现代水区”

那是“宁清宫”贴吧【1】 里的众位“皇帝”和“妃子”们一年多以来极少有的时刻。在贴吧里,她们没有用彼此之间熟悉的宫廷称谓,去演那些她们喜欢的古典剧目。那时,她们所有人都直 接用平时最熟悉的称呼,用最直白的不加修饰的白话文,跟对方倾吐着,甚至不带任何思考,只希望能够快一点听到熟悉的好友的回音。

她们选择的贴吧,是最容易被“不求甚解”的围观群众们看到或者找到的一种网上沟通方式。只因为她们选择的是贴 吧,而不是相对隐秘的QQ群或者论坛。当然,就算是QQ群或者论坛也难不倒有着丰 富暗访经验的记者同志。然而,人们却会在事情发生之后,下意识的进入最容易找到的贴吧,或是围观,或是发表高论。他们不会理睬这里到底是不是自己想要批判 的那个地方。

因为《青年报》的记者叙述了论坛的故事,却在引用数据时使用了“宁清宫”贴吧的数据,在4月1日报道《90 后玩命学诗词歌赋 只为争当网游“后宫妃子”》【2】发表之后,贴吧出现了创建一年多以来前所未有的壮观景象。

全国各大媒体纷纷转 载,或者摘要《青年报》的报道【3】,是在报道刊出的第二天。2号上午,局面渐渐让身处“宫廷”核心的几个小女孩吃不消了。管理员梦 梦换了“马甲”,跑去发了一个置顶的公告【4】,声明本贴吧和报道中所指的 QQ群没有任何关系。《青年报》的长篇暗访报道【5】和这个声明【6】 同时被cnBeta转载。当天下午,CB观光团开始对贴吧进行“惨无人道的围观”【7】。梦梦动手删 除的帖子似乎比过去好几个月加起来的还要多。有骂人的,有“纯表情回帖”的,也有故意开新帖,破坏版式的。

当天下午,根据报道中提出的一些事实,摘要了一些访客的评论要点,给她们写了我的一些个人看法【8】。 在帖子里,我希望她们对事件“冷处理”,“等时间过去了,围观的人们自然会散去。”这些话晚上被梦梦转 发给她的朋友们看【9】。梦梦打算让那些评论自生自灭,她放弃了管理。

晚上,好不容易找到时间一起上网的好朋友们新开了一个“现代水区”【10】,在里面抛弃一切宫廷的繁文 缛节,讨论贴吧未来将要何去何从。

来吧、那些人都给我来看看。看看我们是多么的牢不可破坚不可摧。都睁大了眼睛看看、以为这样就能打垮 我们?你们还梦见什么了?说我们荒唐、那你们把这原本根本就不那么严重的事情拿来大作文章又算什么。以为这样我们宁清就垮了吗?太可笑了!!!!
宁清不是靠空气吹出来的、也许经历了这些事情以后宁清才能真正变得强大。
谁能告诉我、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、我们做错了什么、我们做错了什么?既然梦梦都这么好态度、那么我收回过激言辞。我只想说、我不知道、我们到底做错了什 么。真的有这么严重嘛。
本来、我们的宁清、刚刚改革完毕、所有人都很开心。现在、版面上匿名的匿名、辱骂的辱骂、真的有这么严重嘛。
如果说、眼泪能换回一切的话、我真想大哭一场。为什么我们曾经认为是家的地方、待了一年多的地方、现在变成这样。如果说、现在有人跟我说一句、愚人节快 乐……
本来清明节这三天、以为会很开心。我们那所谓友谊所谓快乐、在他们冠冕堂皇或是不分青红皂白的话里变得一文不值。

如果有办法能挽回宁清,我会用尽一切办法做到。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了,我们只是把这个当做娱乐啊, 至于吗?
我真的好难过,想哭的感觉,妈妈不在家,我可以肆无忌惮的哭了……

我看见新闻的时候真的突然之间好快乐。因为我以为宁清有出路了。我们的家上报了。以后必然有更多人来 认识我们。可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。哎。又偏题了。我觉得我们实在没有必要去删无聊人的无聊帖。

有人说过【11】, 博客相当于自己的客厅,在客厅里没有人会身着正装,说些官样文章,同时也少有人围观;名人博客虽有博客之名,但里面存放的都是主人想要刻意展现给别人看的 东西,没有真实的自我,充其量只能算作橱窗。而现在的这个贴吧,似乎更像是一间经过特殊改造的卧室,这个房间安装着外面能看到里面,里面看不到外面的玻 璃。房间里的孩子们浑然不知她们正在被全世界围观,直到有人砸碎了玻璃闯进来,她们才惊恐的意识到,自己在上演的,其实是一台真人秀。

非成人游戏

我只是希望,你能尊重我们孩子的意见。

3号一早,橙儿通过我在百度留下的ID找到我,似乎希望把她所有的不平都倾吐出来。

橙儿可以称作是贴吧的“领导核心”之一,她和其他几个女孩,以梦梦为中心,主要负责贴吧的日常管理。在“宁清宫”这片虚拟领地上,每一处宫闱,每一 个庭院,她们都要经常“过去看看”。

“性格:颇有心计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有时会有淡淡忧愁感,回眸一笑百媚生。”

身为“妃子”的橙儿,在“宁清宫”内拥有自己的寝宫和院落。她在自己的小屋【12】里做得最经常的动作就是:梳 洗,开窗向外望,然后微笑。

【 悄然步入,打扫了房间。 】
【 入住。 】
【 站立在窗旁,放着远处,勾起一抹笑。 】
【 思索着什么,淡然。 】
【 见天色已晚,步入内阁。 】
【 熄灯就寝。 】

准确的说,被定性为“后宫游戏”的这类贴吧、论坛活动,实际上应该被统称为“复古游戏”。 根据橙儿的解释,“后宫,我觉得就是后宫的普通嫔妃吧。宫 斗,后宫嫔妃之间的尔虞我诈。复古,应该是全包含。古代后宫可能也有斗争,既是复古,我觉得是全包含。”作为游戏类型而言,“后宫游戏” 或是“宫斗游戏”指的是同一项吗?“对于我们的游戏而言,普遍来说,是的。但是每个吧都有不同风格,还是不 一样的。”她说。

通过贴吧、论坛形式开展的“复古”类游戏,其实就像我们常见的文字聊天室一样,不需要任何复杂华丽的平台支持。

  1. 首先,由管理员指定游戏的背景环境——可以是历史上存在过的朝代,从秦汉一直到二三十年代的上海滩,以明清最 普遍;也可以是“宁清宫”这样,不具体指明朝代的架空环境。
  2. 由管理员开新帖,每个帖子代表一个固定的场所(比如“乾清宫【13】”、“冷宫【14】”、 “紫禁之巅【15】” 等)。
  3. 会员登录论坛或贴吧后,用自己的ID在上述场所跟帖,则被看作是“来到了这个场所”。
  4. 他并且可以使用文字叙述自己进行了什么样的活动,比如洗脸或是吃饭(吃饭的话,还可以顺手贴一些小糕点的图 片,表明你吃了什么)。

玩家们有时通过私下交流的形式确定将要在某个场所进行的剧本,有时则是偶然看到了对方,现场根据对方的语言决定自己的回复。比如一位“皇阿玛”和他 的“表妹”就可以首先相约到“紫禁之巅”这个帖子,然后一唱一和的跟帖,进行对话【15】:

(晃荡了半天,看见前面一座楼,两人携手登高)貌似,这里是紫禁城里最高的地方了,怎么样?好地方吧?古人就说过“站得高看得远”。
(跟着哥哥爬到最高处,气喘吁吁道)呼,累死 我了。六哥哥,以后别再让陌儿爬这么高了,若是要,你背我上来也可以。
(看着后面奴才主子都那副气喘吁吁的可怜样儿,上前拉了她一把)累了吧,我叫他们拿点吃的来,我们这里歇会儿。(吩咐下人 去弄点吃的,看着整个紫禁城一览无遗)
(乖巧地点点首,见哥哥随地坐了下来,自己也跟着坐下来,没来由问道)六哥哥若是出宫了,会经常来看陌儿么?
(看着一脸的期盼,颔首微笑)当然啦。(虽然有些不太肯定,不过出了宫,那多逍遥!进宫多麻烦,哎…以我的个性,怕是没事才懒得进宫,怕小丫头伤心,又哄 她)当然会啊,那…将来等你嫁了,还会记得你六哥不?
(闻言,将头靠在他肩膀上歇息,点点首,曼道)记 得啊,怎么会不记得?玩世不恭的六哥哥…
(看着她的小脸,不禁一个寒战,欺骗她好吗?)你 不是和我一样,到处乱逛。(罢,听得下人们已经传了些点心过来了)起来,吃点东西,看你累的。
(见着这么多点心、却也不顾颜面的吃了起来、边吃还边道)六哥哥,一起吃吧。
(瞅着那吃相,大概今天是放开了吧,平时都给嬷嬷约束着)喂,你慢点,是没吃过啊,不够再叫他们做,瞧那吃相,还以为哪个路边捡来的小叫花子哩。(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她,自己也慢慢尝着)
(听其言、却停了下来、望着他、微有些气愤、却还是忍耐着、不让自己爆发出来)怎么,六哥哥就不会对陌儿说点好听的么?为什么…一直针对陌儿呢。
(立马转头,面向天空,换了个表情,谄媚)哟, 瞧瞧我们公主,那吃相真的是…太…有…创…意…了。(话还没说完,就笑得趴在桌子上,直捶桌 面)
(被他说得气结、望着他、却突然语塞了、没来由地想哭、想说话、声音却已经哽咽)六哥哥…
(突如起来的意外,绝对的大意外,意识到开的玩笑有点大了)乖哦,我错了,我不能这样笑我的可爱的妹妹,我道歉哦,小主子,你打我吧,骂我吧,我都不反抗。(这样的话说出口,有点气结,遂把她圈在怀里安慰着)对 不起啊,不哭了,这么多人看着呢。(指指边上的一群下人)
(将头埋在他怀里、轻轻摇着臻首、声音极小、却足以传到他耳朵里)不是、不是…
(被她这么一弄,倒是手足无措了,笑)那是怎 么了?小祖宗,恩?(挥手让下人都回避,掏出锦帕给她抹了抹泪)难不成…你在耍我…?(眼里满载笑意的盯着她)
(听他这么说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正愁没台阶下呢、罢了。从他怀里抽身出来、望着他手里的锦帕笑道)怎么?六哥哥一男儿还带着锦帕,也不怕被人笑话…(不待 他说话、伸手抢了帕子过来)干脆、送给陌儿了可好?
(听得她拿帕子的事打趣我,也不生气)怎么 啊,不带帕子,怎么给我们小公主抹泪呢,难道想扮花猫吗?再说了,也没人规定男儿不能带的。(好 气又好笑,摇摇头)主子看得上这帕子,那是我的福分,还请您笑纳了吧。嘿嘿。(坏坏的笑着)

对话必须符合玩家所扮演的角色身份。比如在以清朝为背景的游戏中,“宫女”们必须每天到皇帝寝宫“养心殿” 【13】请安,这和某些贴吧的“每日签到帖”类似,只不过背景换成了宫廷而已。有趣的是帖子上方还规定“不得大声喧哗”, 也就是“不得发些无用贴,不得擅改楼顶,不得发单字贴,如:哦、恩,不得说有违你身份的话”。

有时,宫中会举行一些大型活动,比如“选秀” 【16】。因为有大量人员同时发言,而贴吧或论坛的版式又不方便及时回帖,因此玩家们便在QQ群或者百度Hi群中进行活动。活动的情节和《青年报》记者描 述的相类似。

论坛相对比较隐蔽,不太好找。根据橙儿的说法,“其实你只要是接触过两者,就明白,两者不一样。在贴 吧的,和在网页论坛的风气,你们明显就能分出差别。

这类游戏完全采用文字,不牵扯到服务器,客户端等问题,上手也很简单,因此在无人知晓的角落里,一大批“复古贴吧”默默的成长着。通过橙儿向我提供 的贴 吧排行榜的网址【17】,我可以在百度贴吧的“个人”分类中找到排名靠前的一大批同类贴吧。在第一页总计200个 贴吧里,复古类贴吧占据了39个【18】。还有一些贴吧可能因为刷屏原因被封禁。 橙儿说,她和梦梦的账号都被百度封禁过,不过她的已经归还,而梦梦只能用“马甲”继续管理。

很显然,我和那个记者一样,也采取了偷懒的方式。那些通过QQ好友传播,甚至于口耳相传的QQ群和论坛,尚不在这个简单的统计范围之内。

我问橙儿:“贴吧里有大学生吗?”她回答:“没有,应该有高中生,但现在也不来玩了。” 那个高中生因为学习太忙的缘故,所以约定暑假再来。至于橙儿自己,则即将于今年6月迎来她的中考。

到了晚上,贴吧里的另一位成员紫慧找到我。我告诉她我和橙儿聊过天,她回答说:“橙姐啊。”橙儿比她大?那她多大?我问她。

六年级。”她说。

谈话中,橙儿还提供了一些对贴吧管理方式发泄不满的人的帖子。其中有一个帖子的标题是:“摩尔赛尔哈 奇不玩跑来玩这么弱智的东西???”这些游戏里,我只听说过“摩尔庄园” 【19】。当我惊异的发现这个游戏在儿童中拥有很大的市场,尤其是我11岁的小外甥都知道的时候,我完全无法理解。而“赛 尔”【20】和“哈奇” 【21】显然是更后来出现的新游戏,而且貌似比复古游戏要“不弱智”。虽然如果你去搜索,完全会明白游戏的构造,玩家的构成,甚至游戏制作公司的股东云 云,但你还是不会理解。短短几年而已,我生于1988年,但是一个崭新的代沟已经诞生。

世外桃源

一旦复古贴吧关闭,我们多少人将会没有了寄托?

对橙儿来说,“宁清宫”是她和伙伴们最重要的精神寄托。没有之一。

“我还想确定一下,这个复古游戏是不是你在烦心的时候唯一的舒缓心情的方式?”我问橙儿。

是。”橙儿说。“它能给我快乐,准确 的说,是那些人,而不是等级。

借助管理贴吧,参与游戏的快乐,橙儿或许能够减轻很多她在现实中承受的压力。橙儿和班级同学相处的其实并不融洽。

“你希望寻求老师或者家长的帮助吗?”“不,不敢告诉他们。”如果让老师或家长直接来 处理她们之间的问题,她很有可能从此被班上的同学孤立,而且因为“打小报告”而导致自己的人品被怀疑。

那么,对于她的游戏,家长和老师是什么态度呢?“只要不影响学习就好,反正多个朋友不是罪。” 橙儿说,“反正宁清的话,家长都愿意,起码我们几个的家长是。”不过,家长要想理解孩子为什 么会玩这样的游戏,似乎也很困难。

“如果说宁清三百七十多个人都对宁清有很深的感情,他们也不会拿我们开刀了吧?可是,宁清真正的后 盾,不会超过十个人…”这“不会超过十个”的伙伴们,分散在全国各地。“我们没有见过面,我 们有的在山东,北京,香港,我们能聚到一起实属不易。

她们是橙儿最可靠的伙伴,是无话不谈的姐妹。“我们会有共同语言,就算看不惯某人做法也不会像在现实 生活中那么生气,我们会包容彼此,我们的友谊,在现实生活中从来没有。”也许更值得一提的是,她的姐妹里也会有跟她相类似的 问题,比如不能跟生活中的同学好好相处。

我只把宁清当做我的家,呆了一年的家,不可能轻易忘记,这里让我成长,我永远不可能忘掉。况且,我 们定下了一辈子的约定。”橙儿说。“我们一辈子把宁清当做自己的家,就算时间让我们渐渐失去 联系,也要在某一年的某一天,一起打开电脑,来到熟悉的地方,再次相遇。

是打开电脑相遇,而不是见面。她们彼此交换过手机号码,不过还没有使用QQ视频等方式见过面。

“为什么你会信任网上见不到面的对方呢?她们有什么地方和现实中的同学不一样?”我问。

她很快回复道:“就是相信,没有理由。因为相信,所以相信。

她“当然愿意”假设网上的姐妹们成为她的同班同学(“可是,这可能吗?”)。然而,对于成为同学以后会不会再闹矛盾,她并没有太大的把握。“我相信他们,我只能这么说,不管将来怎样,反正现在,我们彼此信任,在一起就好了。

在风波发生之后,橙儿也愿意去和群里的大家见见面,只可惜彼此相隔太远。不过,她们还相当年轻,未来的路还很长。既然这样,为什么不一起努力,长大 了到同一个地方去上大学,参加工作呢?真的在一起生活不会比现在这样要好吗?

我们才多大,我们如果现在就想着就业的事情,那我们就不会在一起了。”橙儿说,“我没有面临过这样的选择,我很为难。但是我跟她们好,这种感觉现实生活中我没有,不一定非要在一起,就这样。

难道好朋友一定要在一起吗?心里想着对方就好了。”橙儿表现出了一点不耐烦。“人说网络是虚拟的,有害的,我承认,可这点完全靠个人。我们怎么做的,明眼人一看就明白,我们这样做,是利大于弊。而 他们却不明白。

我渐渐明白了——也许她并不认为虚拟的关系转到现实当中,会是一件好事。在她和朋友们的交往当中,“虚拟”这个形式本身也起到了很 大的作用。

泪眼问花

忍不了了,他们到底想干嘛?我快疯了,宁清怎么成这样了。”橙儿说,她这几天一直在 哭。其实不用她自己说,“现代水区”里孩子们的应答文字,似乎是被泪水浸泡过,膨胀开来。我对她们将如何处理这起风波引发的混乱很感兴趣。同时,我也希望 自己能多少出一点力帮她们;但是越是深入的聊下去,我反而觉得越困惑。

尽管橙儿对自己的贴吧被人侵犯十分悲愤,但是当我用《魔兽世界》玩家的抗争来安慰她的时候,她似乎反而对国家查处《魔兽》感到理解。

是,是该好好打击,那些像什么魔兽世界一类的,只是打打杀杀。我们又不玩那些东西,我们只是想有一 个网络上虚拟的家,能发泄在现实中的不满,能让自己快乐而已。”她说。

橙儿的身影,似乎和cnBeta那些访客的身影【5】【6】重合起来。他们不也是一边高举右手保护心爱的游戏,一边对90后“脑残、封建、复古”的 行为嗤之以鼻么?

我问她,舆论打击其他游戏的时候你不说话,舆论打击你们的时候,岂不是也没有人替你们说话么?她没有正面回答我的这个问题。

“宁清宫”贴吧和其他复古游戏贴吧尽管类型相同,但彼此之间往来较少。每一个贴吧或者论坛,都是相对封闭和私密的圈子。圈子的私密性并不是因为禁止 新会员加入,而是每个圈子都有自身的世界观设定,价值观判断和对争议的处理方式。对某个贴吧不满意的人可以直接离开,或者寻找符合自己心意的圈子,或者自 立门户。

这导致不同于《魔兽》玩家,出现这番报道之后,其他同类贴吧并没有发帖子为彼此声援打气,“宁清宫”的孩子们正在孤军奋战。曾经在百 度“宫斗”贴吧贴出的讨论帖【22】不久便被删除。而且,她们自己也觉得应该把责任归结到那个跟自己同名的网页论坛上去。

那个引起小琴事件的‘宁清宫’不是我们,因为我们那里,半年以来,一直没有‘贵人’这个角色,又哪 来的从贵人晋级到贵妃?呵呵,就算有,中间也隔着十万八千里呢。那个‘宁清宫’,是网页论坛,你们听清楚了没有?”橙儿愤怒地说道。“我估计他(《青年报》记者)只是听小琴他妈妈说于小琴在玩一个叫宁清宫的网页论坛,然后就上网去找。网页论坛吗,怎么可能会在前几页出现,相反,宁 清宫百度贴吧映入了他的眼帘,然后呢,就把我们的主题数等东西复制了过去,我们能怎么样?

橙儿她们目前还没有接受过其他媒体后续的采访。我问她,如果有采访,她有什么样的话要说呢?“有的, 很多很多,就是希望他们不要再这么做。”橙儿说,“我的生活已经被他们打破,他们可以幸灾乐 祸了。

有很多人说过,围观是一种可以改变中国的力量。各种各样的围观,的确能够促进一些事件成为公众议题。但是,仅仅围观就够了吗?围 观的这些人,也可能是对当事人造成伤害最严重的。“犀利哥”面对蜂拥而至的闪光灯,只有嚎啕大哭;“宁清宫”的孩子们 也失去了原本还算规律的,清净但快乐的生活。这种不重视当事人的存在和感受,仅仅根据自己需要而选用和消费的围观,只 会给孩子们投射下长期无法抹去的阴影。

橙儿在谈话一开始直接发给我的一大段话是这样说的:

我知道,我应该尊称你,但是,你的一些做法,是不是也太过了?我相信,以你的年纪,应该能和我们孩子 打成一片吧?为什么要发这种新闻呢?

是,我们是复古贴吧,我们是有规则制度,我们是要求严格遵守,可是这又怎样?我们有错吗!?我们在小 琴事件中做错了什么?你们要这么对待我们?

如果说,史小琴事件引起的这一系列事,请你们去找真正的罪魁祸首,而不是对我们这一群孩子开火。

最后一句话,不光是对你一个人说,而是所有拿这件事大作文章的记者:我们是孩子,希望你们能尊重我们 的权益。

我们不希望有人来打搅我们的生活,更不希望,只是娱乐、交朋友一种快乐的活动,会让你们这些自以为是 的大人,以为自己很了解我们!

(本文发表之前,已经过“宁清宫”贴吧管理成员确认许可。媒体如需引用转载,请事先 征得当事人的同意。文中梦梦、橙儿、紫慧均为化名。)

后记

在写这个故事的过程中,我尽量避免把自己称作“记者”。记者是个啥?“接到新闻线索,记者立即赶赴现场”,这该 是何等牛逼的宣言。何等超然物外,不食烟火。但是,写报道的人本身的参与,不管他本人愿不愿意承认,毕竟已经改变了他所报道的那个环境,和环境所在的里面 的人。如果报道是“明查”,很显然采取的是一种侵略者,或曰征服者的姿态;如果报道是“暗访”,那对于曾经信任过记者的人来说,无疑是一种背叛。

只有自以为自己已经“超然物外”了,才有可能用“批判”的眼光来看问题。一个进入群内,表面上看去是要和里面成 员友好相处,尽情游戏的陌生人,怎么会把他见证的东西称为“一场闹剧这才算收场了”呢?如果这批判是基于他对游戏本身的明确了解,基于对游戏成员们背景的 考察,对他们感情的感同身受,才有可能称得上是中肯的。否则,便是对报道对象预先的道德审判,是一种极端的不负责任。

当然,如果用诛心之论来思考,我也完全可以理解《青年报》那位记者为何要如此写作。他也许是为了应付赶稿的任务, 没有可能去注意报道的细节和措辞;他也许是接到了家长血泪的控诉,因为自己的价值观产生共鸣,而准备奋笔疾书,以体现 其“为孩子着想”;他也许只是为了迎合上级派来的某种宣传任务,也许我们还需要更多的“反面教材”,在魔兽之后继续去 祭那面“反低俗,戒网瘾”的大旗。因此,这篇报道的出现,报道让“宁清宫”贴吧承受的无妄之灾,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必然。

我以为,真正重要的是要让这起事件中的弱势群体发出她们自己的声音。每次一有新的靶子挂出来,立刻迎来的就是舆 论一致的口诛笔伐,再加上喷子们不分青红皂白的攻击。这种攻击甚至会误导原本善良的人。“宁清宫”贴吧的女孩们,仅凭 一己之力,根本无法抵御每个人都前往围观而形成的滚滚洪流。正如橙儿所说,“我们害怕,真的害怕,一群十三 四岁的孩子能想到什么好办法?”她们需要有帮自己代言的声音出现,希望有人能帮她们出主意。

我感觉,自己就像是擅闯阿凡达领地的杰克一样。杰克有他的选择,所以,我也有我要面对的选择。

现在,我怀抱着复杂的心情。一方面,我也希望孩子们的解释能够让更多人听到,橙儿也说:“我希望很多人能看到我们的水区,能看到我们几个孩子的心声。而不是一味的指责我们。”但是另一方面,我感 觉到此事并不一定会炒成如“犀利哥”那样一发而不可收,如果冷处理的话,事情还是有可能平安度过的。在我一开始写给她 们的话里,我也表达了这样的看法。如果孩子们说话了,也许会引发继续的关注,引发新一轮对她们的冲击也未可知。那么,是让孩子们在被网民们误解,批判的情 况下,忍着渡过难关,继续自娱自乐呢,还是鼓励她们说出自己的心里话,同时准备承受更多的意外呢?我把这篇写好的稿子交给“宁清宫”贴吧的管理小组,希望 她们帮我来做这个判断。

只是对我个人而言,我无法忍受自己知道这样的情形,而不把它写出来。可能这篇写好的稿子只会留存在我自己硬盘的角落,而不能发出;但是如果我的孩子 跟我产生了隔阂,或是代沟,我会让他看这篇文章。我想试着说明沟通在人与人的彼此信任中,占据着多么重要的位置。

我绝对不会容忍的,是让自己成为那样的“记者”。

祝橙儿中考顺利,能考上理想的高中。

2010.4.4

参阅

【1】百度贴吧
【2】《青 年报》网站
【3】百 度搜索结果
【4】百度贴吧
【5】cnBeta
【6】cnBeta
【7】百度贴吧
【8】百度贴吧
【9】百 度贴吧
【10】百度贴吧
【11】《名人博客:一面 矫情无比的橱窗?》
【12】百度贴吧
【13】百度贴吧
【14】百度贴吧
【15】百度贴吧
【16】百度贴吧
【17】百 度贴吧排行榜
【18】我们保存有经过逐一打开查验的在“个人”分类贴吧前200位的“复古”类贴吧名单。因为没有必要,不在此公布。感兴趣的网友可以自行查验,但是我 们不提倡干扰贴吧的正常活动。对由此引发的后果本文不能承担任何责任。
【19】百度 百科词条
【20】百度 百科词条
【21】百度 百科词条
【22】网 页快照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0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